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读了这段历史,“港毒”或许会流下惭愧的眼泪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1-26 12:00:35

 

  那条街,成了香港被殖民史最初的标记。 1842年8月29日,落败的清廷被迫与英国签了大家熟知的《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被“法律”化。

在地图上顺着香港岛往上看,另一条笔直而漫长的街道由东到西,横穿九龙半岛。它叫“界限街”,Boundary Street,是香港被殖民史的又一界标。

19世纪在全世界疯狂殖民的欧洲诸国,喜欢拿着笔和尺子在地图上随意比划,划分势力范围。非洲大陆上动辄几百上千公里的国境线,笔直整齐,都是它们留下的痕迹。

现在的界限街,就是当初英国人在九龙半岛上画下的这样一条直线。

1860年,英法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打进北京,就是火烧圆明园那次。清廷又被迫签了《北京条约》,九龙半岛上英国人画的那条线以南,连同附近的昂船洲岛,永久划归英国。 九龙,成了香港被占去的第二块地儿。

那条界线附近并没马上发展起来,直到1911年后,为了配合解决租界内外的地税问题,才在这条线上修了一条路,变成了后来的“界限街”。

这里的“租界”,就是新界。1898年,英国扩大对香港占领。那年6月9日,清廷被迫签下《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把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土地以及200多个离岛租给英国,期限99年。随后,英国人把这块地儿改称“新界”。

1841年划走香港岛,1860年划走九龙,1898年又强行“租”去了新界和离岛,至此,深圳河以南的地界都归了英国。​​

  那几个抵制普通话骂老师的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在香港社会的普遍指责之下,被学校开除了。结果昨天(25号),在香港浸会大学体育中心的外墙上,出现了这样的标语。

说实话,“港独”就像几只苍蝇,做不了什么大恶,却不停嗡嗡叫,令人生厌。“港独”在今天就是痴心妄想,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香港再从中国分离出去。叫“港毒”更准确些,他们至多对香港社会制造出一些杀伤力有限的毒害。

说来也巧,今天对香港,对整个中华民族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正是在177年前的今天,大英帝国侵占了香港岛。

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被迫割让香港,这是小学生的历史常识。但很多人不知道,那只是香港被占领的开始。还要再过50年,英国才夺去整个香港。

现在的香港特区包括香港岛、九龙和新界。最初割让的,只是香港岛那一块儿。 1841年1月26日,英国军官爱德华•波丁格率领HMS“硫磺”号炮舰在那登陆,插上了英国国旗。

下达强占命令的英国驻华商务总监义律说,清朝大臣琦善跟他签了《穿鼻草约》,除了赔偿林则徐硝烟的损失,还有割让香港岛的条款。琦善实际并无答应割地之权,他随后被革了职,但义律坚持草约算数。

现在港岛西侧的水坑口街,就是当初英军登陆的地方。那条街最开始叫波赛臣路,Possession Street,“占领街”。但当地华人不愿那样叫,而是根据路边入海的水坑称它“水坑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