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影视快讯 > 正文

《妖猫传》中画面:光是一个镜头就设计了8种光效?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2-27 10:19:37

《妖猫传》海报

 

美术指导屠楠之前曾经表示,自己由于每天都需要在唐城中跑几万步,腿都跑废了。同为美术负责人的陆苇也坦言,唐城不仅大气恢弘,在细节上也极其精致考究,皇宫如利刃般的城墙和圆形环殿搭配,就有着日月同辉的深刻寓意。只寝宫内斗拱就有十层近五米高,十三铺作托起九米多高的天花板,在古代是绝无可能的,每个景能在影片里呈现出超过预期的效果,是他们感到很骄傲的事情。

而陈凯歌对于团队的要求格外地严苛,比如之前在采访中他曾提到朱雀门前的城墙,最初的设计师给出的方案是要设计成四四方方的结构,但是陈凯歌跟屠楠、陆苇说:“这里边没有想象力,我们的圆殿和几乎像弓形的城墙,其实是日月同辉的意思,如果你有一个俯拍的角度,你就能够看到,似乎是两个天体结合在一起,贴得很近,我想这个就是所谓的唐的风范。”

盛宴:用了1000多个灯来强化杨玉环的美?

电影中高潮的一场戏,也是全片最令人难忘的一段,当属“花萼相辉楼”上的“极乐之宴”。这场戏一共花了23个工作日拍成,没想到拍摄期间下了23天雨。虽然外面在下雨,但由于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经过全组上下的通力合作,终于完成了拍摄。这是一场非常复杂、综合的戏,几百个群众演员,再加上需要有不同表演的演员来参与,整个过程很繁复。

为了展现“幻术”光线的变化,在拍“花萼相辉楼”这场戏时,光是底子光就有1000多个灯在架子上边,从各个方向打下来。由于这一段杨玉环是背身出现的,是一种相对含蓄的方式,所以陈凯歌决定采用炫光,去强化她的端庄与美,她转头的一瞬间,所有的炫光都打开了,将杨玉环的美感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起初这一段陈凯歌还想设计一段画外音,要告诉观众在“极乐之宴”上没有尊卑上下之分,没有男男女女之分,男男女女可以异装而行,自由欢快的去享受,所以可以看到有的女孩子画着胡子,有的男孩子穿着女人的衣服,其实是极力想写大唐的开明,想写杨玉环,把她塑造成一个站在潮流前头的女主角。后来在陈红的建议下,陈凯歌取消掉了这段画外音,因为视觉的东西已经呈现的很好,观众会从画面中吸取获得的东西,没必要画蛇添足。花萼相辉楼和马嵬驿这两个地方的场景正好是大唐荣枯的对比,极写花萼相辉楼极乐之宴的无尽繁华,也是在为后面的戏剧性变化做准备。

画面:光是一个镜头就设计了8种光效?

陈凯歌是出了名的“处女座”导演。在之前曝光的一组导演特辑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于道具的力求极致,就连筷子的长度和碗的深度都要细细考究:筷子必须长十公分,不要方的要圆的;碗的深度和宽度也必须符合自己的要求,包括每一个群众演员的服装、配饰、妆容都要仔细搭配。片中的石阶,金碧辉煌的宫殿,栩栩如生的壁画。剧照中的光影、色彩、构图,以及其中的元素和人物状态,无一不表现出瑰丽浓厚的大唐韵味。对此摄影师还曾吐槽:一个镜头我们还设计了8种光效,这一点也得到了陈凯歌的夫人同时也是影片制片人的陈红的印证:我们要求每一个镜头都要有它的空间纵深感。

也难怪摄影师吐槽,陈凯歌对于画面和摄影效果有着很强的预期,在一开始他就和摄影指导曹郁透露了自己的理念:要拍出中国人文画的那种感觉,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透视、光影、色彩都非常特殊,曹郁需要重新审视这种风格,他想到在色彩上,中国画的题材确实会有一种冷绿色跟金黄色的对比关系,这个很有特点的色彩是可取的。但在透视上就无法避免问题,并不能把它拍成完全没有透视的感觉,于是曹郁就先从日本的浮世绘开始研究。浮世绘有一定的透视感,又不完全抽象,没有西方的画那么写实,色彩也比较主观。后来,浮世绘又影响了西方的像蒙克之类的后印象派画家,曹郁又从他们这些人的作品里找到了一些灵感。如果是从绘画的角度来说,《妖猫传》是吸取了浮世绘,包括蒙克的画以及中国的青绿山水三种元素合在一起的感觉,确实是有绘画的影子,但不是照抄某一种画,最后终于达到了陈凯歌的要求。

但陈凯歌并没有轻易放过曹郁,他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想用多少个镜头来拍完这部电影?曹郁很喜欢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所以这次也希望是像《霸王别姬》的长镜头风格,因为这样会有一种诗意的感觉,如果是把很碎的镜头剪在一起,就会少了一些电影调度的美感,陈凯歌同意了他的观点。最后呈现在大银幕上的《妖猫传》的镜头运动往往是非常大的调度,最终可能只有不超过10个镜头是完全固定的,而且很多镜头是在室内运动,有270°旋转的,甚至有360°旋转的。

曹郁需要负责的还有影片的灯光,在这一点上,陈凯歌同样给出了很多的建议。比如前文提到的极乐之宴段落,那个非常复杂的灯光就是即兴打出来的,陈凯歌一直是这种风格,前期准备很严谨,但拍摄的时候又是很感性的,灯光会随着节奏的变化去改变。曹郁坦言:“有时候会感觉自己像一个舞台show演出的调光师一样,那种感觉非常刺激,但也很冒险。”

特效:效果再好也坚持不用3D?

电影中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特效部分的运用。比如那只充满了神秘感的妖猫,其实这只猫有名字Luna,来自“民间海选”,是一只三个月的母猫——是的,Luna还是反串,因为妖猫原定是雄性的。一开机它表情就很羞涩,知道在拍它,拍完还会看监视器。它不算一只特别漂亮的猫,但它的眼神很慵懒,很妩媚,具有人的情感。

为照顾Luna,剧组专门为它配了一个“铲屎官”,Luna的地位也一下子尊贵起来。一度在剧组实习的陈凯歌的小儿子陈飞宇,也当过一阵子Luna的“铲屎官”。拍摄时,有好几个工作人员被Luna抓伤,去打疫苗。但奇怪的是,Luna从来不抓演员。之前曝光演员定妆照时,所有演员都有拍怀抱“妖猫”的剧照,这时的Luna表现乖巧温顺,人尽可抱,完全像变了一只猫。

不过电影中只有10%是Luna真实的画面,而90%是以Luna为素材的电脑特效制作出来的CG猫。作为电影中的主线,每次猫出现的时候,其实也像一个人,所以陈凯歌对日方的特效团队说,这只猫应该具备人的一切特点,它有它自己的情绪,它有它自己的感情,它有它自己的表达方式,它有它自己的速度和停顿。而且,这只猫必须具有正面性,虽然它被称为妖猫,但这只猫是不能邪恶的,它可以是愤怒的,但不能是邪恶的。它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情绪,它应该怎么样去表达,它的身体形态是什么样的,这都是语言,所以单是妖猫,就耗费了特效团队极大的心血,更不用提其他诸如“极乐之宴”以及“幻术斗法”的精彩段落了。

即便有着如此高质量的光影效果,但陈凯歌一直坚持不用3D,这也令很多观众评价《妖猫传》是难得一见的良心大片。关于这一点,陈凯歌之前曾回应:“我认为这是一部展现大唐盛世、具有中国画风的影片,观众戴上3D眼镜,就没有那样直观的视觉享受。3D电影的票价比2D高一倍,我有耳闻。但最后投资方也同意按我们的想法来拍,不做3D,就是说在票房上放弃了一个特别直截了当的高收入点。”

这一次,陈凯歌对于艺术的执着与追求,观众真的感受到了。​

《妖猫传》上映近一周以来,关于原著的改编以及影片中人物形象的塑造一直是观众们津津乐道的焦点。虽然陈凯歌这一次的东方奇幻美学和古典叙事风格大家见仁见智,但《妖猫传》团队精心打磨多年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却是令人交口称赞的。尤其是当中“花萼相辉楼”上绚烂多彩的“极乐之宴”,堪称2017华语电影最华丽的场景之一。观众对于影片视觉奇观的构建自然有很多问题想问:这些场景陈凯歌是如何拍成的?他为什么要建一座唐城?之前宣传的150亿日元成本是真的吗?画面的运用和特效的制作都进行了哪些方面的参考……

拍摄过多种题材与风格作品的陈凯歌,其实心中一直有一个大唐梦,他曾多次表示在中国所有的历朝历代中间,唐是一个相对更健康、更年轻、开明开放、自由的时代。为了完美还原盛唐气象,陈凯歌动用了一切的人力、物力、财力,只为了将这场“幻术”呈现的更加真实与生动。凤凰网娱乐精心整理了关于《妖猫传》成本、建城、盛宴、画面、特效五大方面,全面解构拍摄团队视觉奇观搭建的全过程,带您重回盛唐,一起走进陈凯歌与他的造梦传奇。

《妖猫传》日本版海报

成本:需要卖到30亿人民币才能回本?

《妖猫传》于2016年8月5日在湖北襄阳唐城的宣政殿前开机,12月29日杀青,虽然实际拍摄时间只有4个半月,但全片真正的筹备时间却有整整6年之久。

确定拍摄《妖猫传》,其实是在陈凯歌拍摄《道士下山》之前的事情。2010年,片方和日本角川映画签约,要打造一部中日跨国合作的魔幻电影,故事则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小说《沙门空海·大唐鬼宴》。为了让影片再现盛唐风貌,剧组专门组建美术团队驻扎襄阳,花费6年时间按1:1比例还原长安城。那个时候,《妖猫传》还在筹备期,反而是另一部作品《道士下山》先完成了,陈凯歌干脆坚定了“慢工出细活”的理念,力求用最考究的态度还原盛唐气象。在采访中,他曾表示,“电影就该这么拍,精心筹备,精心拍摄。”

但在半年前,突然有媒体传出消息:《妖猫传》的制作费用是150亿日元(约为9.7亿人民币),当时由于把这个数字放在日版海报中显著的位置还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这样巨额的投资对于日本人民着实具有震慑力,值得放在海报中去宣传,毕竟日本平均每部电影的制作费仅为3.5亿日元(约2千万人民币)。

此前中国单片投资额最高的影片,是张艺谋的《长城》——总投资1.5亿美元,超过10亿人民币。《长城》全球票房约为3.3亿美元(约23亿人民币)。如果《妖猫传》投资真的是9.7亿的话,业内人士估算,扣除发行等费用,至少要卖到超过30亿人民币的票房才能回本。

但陈凯歌方面很快辟谣,给出的回应是影片的实际成本为2.5亿。其实建造唐城本身并没有花费过多的预算,因为所有的景全是当地的合作方出资来搭建,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他们降低了摄制的成本。不过这座城也绝非《妖猫传》剧组特有,修建的目的在于当地政府以及个人企业出于拉动旅游、拉动文化发展的目的而建造的,剧组只负责设计和监工,后续的事情和剧组就不再有联系。所以投资9.7亿,完全是子虚乌有!

不过从影片最终呈现的视效、精美的道具与服装,以及请到的明星阵容看来,在唐城以外的投资想必也是花费不菲。但与凭空建起一座城耗费的人力物力相比,还是相形见绌。所以要想更深入地了解《妖猫传》的造梦过程,一定要去这座完美还原的唐城走一走,看一看。

建城:投资超过20亿的还原度令原著作者落泪?

《妖猫传》的原著作者梦枕貘之前曾经受邀来到襄阳唐城,当他看到自己的梦中的景象完美地呈现在眼前时,不禁流下了眼泪。

位于湖北襄阳的唐城,完全是以《妖猫传》为契机建造起来的。根据《襄阳晚报》的一篇报道,这座影视城投资超过20 亿元,占地1600 多亩,将汉江活水引入城内,形成“八水绕长安”之势。当地的工作人员说陈凯歌每年都会来查看建设进展。之所以选择襄阳,据说是因为陈凯歌有感于襄阳“有美丽的汉江,有诸葛亮的故居,有深厚的文化历史,是一座恰到好处的城市”。

不过陈凯歌为戏建城可不是头一回了。早年他为《荆轲刺秦王》在横店建秦王宫、为《赵氏孤儿》在象山建“赵氏孤儿城”,不仅为自己拍摄的电影呈现了真实精致的环境,这些地点更成为无数影视剧作品的取景拍摄地。从这个角度来说,陈凯歌每一次拍摄古装电影都是功德无量的。

唐城影视基地内分为朱雀廊、东市、西市、青龙寺、胡玉楼、唐皇宫、高力士宅七大主要区域。这些地方基本上都出现在了电影《妖猫传》中。电影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当属西市,黄轩与染谷将太探案聊天穿梭的房子与巷道就在西市,这也是陈凯歌建城之初最先确定的主心骨。东市、西市各有一个湖,两个湖的位置确定之后,在这个基础上修建了中央大道和朱雀大街。同时拍摄团队还做了大量的文史工作,以期更贴合历史气氛。比如史书上有记载,大街宽150公尺,在唐朝的时候有108坊,夜里是关门的,实行宵禁制度,一开场就是暮鼓,暮鼓响起就是宵禁了。在坊内可以纵情欢乐,没人管,夏天的话,五更就可以推门出来,这些开放的气氛,在电影中或多或少都有所体现。

很忙的还有《妖猫传》的两位美术指导屠楠和陆苇。美术团队以还原历史感且避免造出假古董为原则,在二人的带领下翻阅大量古籍史料,将襄阳的1600多亩园地从藕荷沼泽变成了一座恢弘唐城。除了参照真实长安城的规制以外,这里的一草一木也都特别注意互相的透视和关系,种植每一棵树工作人员都要跑上至少两万步,去远近测量它与建筑之间的位置,思考它在镜头中将如何体现美感。等到唐城建好后,树木也正好长成,一切都相得益彰。